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最新公告 >崔愫欣 用影片唱出贡寮悲歌

崔愫欣 用影片唱出贡寮悲歌

2019-10-08506观看

崔愫欣 用影片唱出贡寮悲歌 【记者范道瑛/台北报导】「贡寮,是一个美丽的地方,但我们都不知道,破坏生态、破坏环保的核能兴建正在进行着……,我能为这美丽的地方做些什幺?」崔愫欣说。她于是花十年为贡寮反核奔走,一九九八年开始,花六年拍了「贡寮,你好吗?」纪录片,从国内到国外放映超过八百个场次,崔愫欣的反核奋战无怨无悔。

从小在台北长大的崔愫欣,大学读辅大法律系时,参加学运社团「黑水沟社」,开始接触社会议题。大二的暑假,第一次跟着环保团体到贡寮,也启蒙了她对于社会公义的坚持。「我才知道,原来反核的背后是一群有血有泪的人,是一个真实的地方。」她说,身为外省第二代,第一次远离台北竟是到了贡寮,第一次觉得自己接触到台湾这块土地。

「学法律的,理应是用法律的精神来帮助贡寮乡民,但法律最后的判决,并不一定代表是正义,因此,我选择用拍纪录片的方式,来帮助他们。」辅大毕业后,崔愫欣进入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就读,并开始在环保团体工作。一九九八年她带着摄影机住进贡寮渔村,记录这群纯朴讨海人的反核历程。

一开始,崔愫欣的父母无法谅解,为何女儿放着好好的法律系不念,去做社会抗争,还曾紧张的问她:「是不是被谁利用了?」崔愫欣说,越了解贡寮这个地方,就越想为当地做点事,也因为如此,即使遇挫折也会爬起来。她说,「贡寮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,所以我会想让这儿的美,永远维持下去。这里的长辈们对人都很好,跟他们相处久了,你可以感觉到他们所坚持的,其实是来自他们心灵最深处的纯朴善念。」

拍摄其间,不会说闽南语的崔愫欣饱尝沟通不良之苦;非科班出身的她,剪接影片更是一大挑战。「刚开始像是来到异域的孤军,每天拿着摄影机猛拍,出没在村头村尾,但这些镜头大部分都不是想要的,少了人与人之间的在地言语沟通,镜头下就少了一份情感。」崔愫欣说。

「贡寮,你好吗?」不只是一部反核的纪录片,更是一个小镇居民在对抗国家政府机器的故事,要传达出的是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够关心周遭的环境,或是社会议题,那幺这个国家会更进步。崔愫欣说,有一位检察官看完这部纪录片后,写了封信给她,告诉他很感动,内容提到:「连小老百姓都这幺拚命、不畏权威地为环境而奋斗,那幺身为检察官的我,在司法改革的路上,是不是也应该要有这样的精神?」

花费六年历程,在全景传播基金会与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的协助下,崔愫欣于二○○五年完成「贡寮,你好吗?」纪录片,用镜头唱出贡寮心声,并走遍国内外近八百场放映会,把拍片当作社会运动的一部份。崔愫欣曾担任环保团体『绿色公民行动联盟』秘书长,现为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研究员、业余纪录片工作者。最近她获选第五届云门「流浪者计画」奖助,将于二○○九年赴日两个月,走访纪录片导演小川绅介、土本典昭镜头下的环境抗争现场,也为下一部纪录片寻找新的思考方向。

照片由记者范道瑛拍摄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